第七十一章 谈话

汉县,王家大院。

“刘立小儿!汝安敢如此期我!?”王业拖着被捆起来的身子暴跳而起,狠狠地瞪着刘立,好像瞪的越久,刘立就会掉块肉一样。

至于其他王家人之所以没有像王业这么过激,是因为先登死士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了,别的不说,你要是动了一下,就是轻轻蹭一下你都不会好过,更别说像王业这般直接跳起来,他们怎么会嫌自己命长。

所以即使是愤怒至极,也不敢轻举妄动,不过在这不是暴怒就是害怕的人群中,有一个人却十分冷静,眼睛里既无愤怒也无害怕,一双深陷下去的眸子平淡如水。

这位在人群中显得如此鹤立鸡群的就是王家实际上的掌舵人王宗,他没有像王业一般暴跳如雷,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害怕先登死士手上的刀刃,只是平淡望着刘立。

刘立对此刻王宗的反应倒是有些出意外,想不到这王宗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

其实刘立想的没有错,在这个时代,一个可以屹立四百年不倒的世家,他们的领头羊岂会是一个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的人呢?

“不知汉侯这是何意?”王宗在注视刘立良久后,终于是开口问道。

“哈哈!”

刘立看了看王宗感觉有些好笑,感情自己之前说过的话,他们真的没有放在心上。

“汉侯为何无故发笑?”王宗见刘立无故大笑,皱了皱眉头,不知道刘立在笑些什么,又有什么可笑的。

“抱歉王老,一时间没有忍住,失礼了。”刘立顿了顿,随后淡淡看了一眼王宗道“看来本侯之前说过的话,王老并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
王宗听后有些疑惑,刚想说些什么,直接被刘立打断了。

“既然王老年岁大了,记性不太好,那小子就再给您老人家说一遍。”

“这汉县是某的封地,某希望汉县只能有一个声音,那就是某的声音!”

刘立后面的几句话直接让王宗知道了刘立为什么要这么干了,就在他思考该如何回答刘立的话时,一旁的王业直接破口大骂。

“无知小儿!这汉县可不姓刘,他姓王!你……”

王业话还没说完,刘立身后的夏侯惇直接一个箭步到了王业面前,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。

“啪!”

让王业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了,震得他脑袋嗡嗡直响,脸直接給扇肿了,嘴角流血。

“找死不是,谁给你的胆子羞辱吾主!”夏侯惇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,怒气冲天的瞪着王业。

“呜……呜……”王业趴在地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他已经被扇的口齿不清了,身子忍不住的发抖,惊恐万分,不敢抬头。

王宗看着在地上呻吟的王业,手不由攥紧了几分,心中很是恼火,嘴唇蠕动了几下,想说些什么,但还是没有说出口,而是问了一个与王业毫无关联的事。

“侯爷不会认为把我们王家囚禁起来,就可以控制汉县吧?”王宗似笑非笑的望着刘立。

王宗显然是认为刘立将他们王家上下囚禁起来,是想要控制住汉县,为他所用,想到这,王宗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。

“哈哈哈,王老说笑了,某可不至于为了一个汉县,就将尔等囚禁起来,那样就太划不来。”刘立眼睛微微眯了眯,看着王宗笑而不语。

嗯?不是为了一个汉县?难道?怎么可能!

王宗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,连忙把脑海中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丢掉,怎么可能?不可能的,一定是我想太多了。

刘立看着王宗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,就猜测王宗应该想到了,所以也就不打马虎眼了。

“看来,王老应当是想到了吧?”刘立看着王者笑了笑,随后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:“算了算时间,公覆他们此时应该已经拿下了阳县和方县吧。”

刘立这一席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,将王宗惊的不行,这怎么可能?这么快就拿下两县?满打满算都没有一天的时间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……

“不可能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王宗喃喃自语道。

趴在地上呻吟的王业闻言更是坦然失色,满脑子都认为刘立不过是吓唬人的,不可能,不可能的。

“没什么不可能的,某麾下公覆、公明无一不是良将,又有元龙为军师,拿下两个县城岂不是手到擒来?”刘立对于黄盖三人充满了自信。

要是以黄盖他们这种阵容连两个小小的县城都拿不下,那也枉费刘立将他们召唤出来了。

一直站在刘立背后李儒和鲁肃也都暗自点头,黄盖他们三人皆是大才,拿下两座小小的县城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

“王老若是不信,就等一个时辰,到时候自然见分晓。”刘立淡淡一笑。

王宗没有说话,原本精明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下去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一个时辰后。

“报!”

“禀侯爷,黄校尉、徐司马和陈军师已拿下了阳、方二县!”

一军士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大声说道。

“哈哈,瞧某说什么?不愧是是公覆他们,兵贵神速啊!”刘立闻言大笑。

“儒(肃)贺喜君侯!”李儒二人相视一笑,随后一同向刘立拱手道。

王宗听到这个消息时,瞬间就面如死灰,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一样,没想到这刘立是玩真的,王宗不由在心里苦笑,这南郡的天怕是要变了。

王业这下子直接给吓晕了过去,他现在觉得刘立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了,毕竟他前面如此辱骂刘立。

宁县。

此时的宁县县城重建工作已经竣工了,五万流民已经被逢纪安排的妥妥当当,凡是参加了修建县城工程的人都给予分配土地,多劳多得,反正现在宁县荒地多的是。

而且只有干了活的人一天才管饭,不干活想吃饭?不存在的。

有几个泼皮无赖好吃懒做,仗着自己的淫威想要逼迫掌勺的给他们打饭,直接被逢纪当场杖打二十棍,打得他们皮开肉绽,叫苦连天。

逢纪这一举动直接震慑了流民里其他不安分的人,没有人敢在明面上违抗逢纪的命令,而其他安分守己的流民自然对逢纪赞不绝口,毕竟逢纪这是在维护他们的利益。

在之后的日子里,宁县里里外外都被逢纪牢牢掌控在手上,毕竟这些都是从别地迁过来的流民,不是什么世家豪族,逢纪想要掌控宁县也是异常轻松。

至于那些分到了土地的流民更是对逢纪感恩戴德,毕竟在这个时代土地就是百姓的命根子,是可以留给后代的财产,让他们怎么能不维护逢纪呢??

有句名言说的好,无恒产者无恒心,有恒产者有恒心嘛。

看着朝气蓬勃、欣欣向荣的宁县,逢纪自己也甚是满意,毕竟这是刘立的大后方,越是稳固对刘立的统治就越安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