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一章 绝望的程咬金

程咬金现在很绝望,神行夏侯渊和徐荣已经绕到其后,他们的骑兵速度奇快,程咬金的一万人无法撤退。

杨家将三人,以及张辽从另一方向进行包抄。

四周都是沙尘,程咬金被困在其中。

四大虎将直奔程咬金,疾驰的战马冲垮程咬金的方阵!

“大事不妙!”

程咬金直呼不妙,他带着几百个骑兵转身就逃,至于步兵,来不及结阵,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这群骑兵冲击。

程咬金逃走的方向被杨家将堵住!

他看到杨家将之中竟然有杨延昭,不禁大怒:“你这厮,怎么投了敌人!”

还不待杨延昭回应,穆桂英已经挺枪刺来!

梨花枪破空,程咬金使尽力气,用巨斧格挡,险些被穆桂英一枪所杀。

现在穆桂英的武力到了97,程咬金竟然不是对手,十分吃力。

而且程咬金急于逃走,不愿意与穆桂英过多纠缠。

一个中年武将持枪刺来,从另一个方向拦截程咬金。

程咬金可以感受到杨业带来的压迫感,不得不迎战杨业。两杆长枪配合,程咬金难以支撑,握着宣花斧的胳膊在颤抖,仿佛随时会脱手。

杨延昭与张辽则奋力杀散程咬金身边的亲兵。张辽一把长戟,将几十个骑兵斩于马下,剩下的士兵畏惧于张辽的武力,下意识地向两侧回避。

程咬金已经完全被穆桂英和杨业拖延,难以逃脱。

他来来回回就只有三板斧,被穆桂英和杨业看破。

“着!”

杨业枪如毒蛇,刺伤程咬金的肩膀,程咬金吃痛,斧头劈向杨业。

穆桂英的长枪抖动,逼迫程咬金回防。

程咬金面对两员猛将夹击,完全落于下风,汗流浃背。

“活捉之!”

楚天见程咬金被堵住,命令四大虎将上前生擒程咬金!

赵云纵马一枪刺去,程咬金回斧抵挡,枪刃撞击宣花斧,程咬金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击而来,宣花斧几近脱手。

挡住赵云一枪的同时,穆桂英的长枪已经抽来,将程咬金抽落下马!

程咬金落在地上,滚了两圈,想要拾起斧头继续挣扎,一个壮汉挡住了光线。

程咬金下意识地抬头仰望,只见一个比他还要粗壮的猛汉踩住了宣花斧,一只手将程咬金提起来。

“……”

程咬金发现自己根本不是这种人型凶兽的对手,再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。

他的一万人已经被楚天的骑兵所包围,除了少数骑兵逃脱,皆为楚天俘虏。

加上何仪、刘辟的两万兵马,楚天一共俘虏三万豫州军。

程咬金被典韦提着带到楚天面前。

“我程咬金,绝不会投降于你,愿请死!”

楚天盯着倔强的程咬金,上一个这么说的杨延昭已经投降了。

不过想要劝降程咬金,殊为不易。万一程咬金来个诈降,然后中途跑了,那么此战将会徒劳无功。

“将其扣押起来,以后想通了,再请求见我。”

楚天令人将程咬金五花大绑,以后大不了打入地牢。

自己得不到的,别人也别想得到。

“继续追击豫州军和荆州军!”

俘虏何仪、刘辟、程咬金,楚天仍然不知足,率领骑兵从颍川郡一直追到昆阳。

楚天的身体还能撑住,战马却实在撑不住长途奔袭和作战,在昆阳,有超过一百匹战马活生生累死。

这些战马,每一匹都价值不菲,一百匹战马,价值几千两白银。

为防止更多战马暴毙,楚天这才下令休整。

待休整以后,楚天继续追击。

说唐和杨十郎留下一些炮灰部队,驻守各县,断楚天的后路,楚天不得不花费一些时间清剿这些炮灰。

“前方是博望坡!”

楚天一路追到了南阳郡,当听说前方是博望坡时,楚天犹豫了。

博望坡,刘备击败夏侯惇和于禁的地方,演义里还有火烧博望坡的桥段。

如果对方在此地设伏,万弩齐发,楚天的大军可能会损失惨重。

铁鹰斥候说道:“南道狭窄,草木深,战鹰无法探查是否有伏兵。”

“你们前去侦查。”

“是!”

战鹰面对草木丰茂的山道,显得无能为力,于是上百个铁鹰斥候亲自进入博望坡探查。

所有猛将全都在等待铁鹰斥候回报。

即使是典韦、杨业级别的猛将,他们面对无穷无尽的小兵,也会被杀。

铁鹰斥候拥有侦查的技能,当他们进入山道以后,山林中弩箭激射,射杀几十个铁鹰斥候!

剩下的斥候慌不择路逃出。

“果然有伏兵。”

楚天见博望坡设有伏兵,只能进行强攻。

“谁愿领一军,前去强攻?”

楚天考虑人选。

荆州军擅长弓弩,据守博望坡的山道,还真不容易攻克。

尤其楚天为了追击豫州军和荆州军,率领轻骑兵,在面对弓弩的时候很是吃亏。

如果是重步兵或者重骑兵,倒是可以硬扛对方的箭雨,借助树木的掩护攻打山道。

尉迟恭主动请缨:“玄甲军士愿意出战!”

一众武将也主动请战。

玄甲骑兵下马,勉强可以当重步兵使用。寻常的弓弩除非射中要害,否则对玄甲军不一定可以破防。

“我也想出战。”

圣女贞德迟疑,也主动要求参战。

楚天微微点头。

在圣女贞德的激励下,楚天投入十余武将、四百玄甲军。不仅如此,楚天甚至将白马义从、白袍军当做是弓箭手,参与对博望坡山道的争夺!

双方在博望坡以小股部队交战。

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说唐和杨十郎不过刚刚从博望坡经过,我们被堵在博望坡之外,怕是难以追上。”

楚天可以根据对方的行军速度、留下的土灶的新旧程度,判断对方的位置。

他即将追上说唐和杨十郎,却被博望坡阻挡,与刘备、夏侯惇、于禁的博望坡之战有几分相似。

为了避免被翻盘,楚天还是要小心为上,毕竟博望坡之战,于禁和夏侯惇就是不慎被刘备伏兵击败。

过了博望坡,就是宛城,然后是新野,再然后是襄阳。

楚天认为攻陷宛城就可以了。

襄阳的坚固程度,不是楚天的几万人可以攻陷的,甚至十几万人也无法攻陷。

至于新野,楚天也许可以打下,但守不住。

占领新野,时刻面临着整个荆州的兵力包围,意味着楚天要在新野驻兵十万,当荆州军到来以后,还要派出援军解围。

新野是宛城和襄阳之间的缓冲地带。

说唐和杨十郎留下吴玠军团进行伏击。吴玠擅长弓弩、固守、伏兵,杨十郎对其十分信任。

同时,杨十郎告诫吴玠,不利时,立即率兵逃走,并留给吴玠几千匹战马。

“终于抵达宛城。”

说唐和杨十郎二人望见宛城经过加固的城墙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说唐已经安排魏征和一个守将驻守宛城,在宛城设防,作为后路。

“纵使楚子谋有百万之众,也无法攻陷此城。”

说唐进城,他身边只有郭子仪、秦琼、许褚、陈到,损失武将小半。

不过说唐认为自己的阵容比新野时期的刘备好上太多,他在南阳郡驻兵,还能在接受的范围内。

“这是守将张巡,大唐安史之乱,以不到一万人,挡住叛军十余万人足足十个月,为唐军进行反攻争取了足够的时间。我早以宛城为退路,一年来都在加固宛城,即使楚子谋几十万大军压境,只要宛城有援军,可以坚守一年不止。”

说唐登上宛城的城墙。

杨十郎听到守将张巡的名字,眼角不禁抽搐。

说唐竟然得到这个狠人。或许张巡还不到皇级,但论起守城,他可以在东汉排前几名!

张巡、田单、刘仁瞻,这些都是有名的守将。张巡之所以狠,那是因为,他为了守城,整个睢阳的百姓都被杀了。

“如果实在守不住,不必这么狠。”

杨十郎作为玩家,对于封建社会吃人的事情,无法接受。

实在打不过,投降便是。

“我只是借助其对守军的加成,真的没了粮食,当然会投降。”

说唐也难以接受。

杨十郎松了一口气。

他还以为说唐真的是狠人,连张巡都派上战场。

如果不是血海深仇,在杨十郎看来,实在没有必要坚守到兵尽粮绝。

“我召集汝南郡的官吏,愿意跟随我到南阳郡的,可以使用传送阵,来到宛城。如若不然,直接向楚子谋效忠,也算是改善双方关系的机会。”

说唐召集汝南郡众人。

汝南郡战场,留守汝南的统帅、大树将军冯异,此时正遭到曹操和卫青两大统帅的夹击,在梁国战败以后,转战陈国。

后来,再次被曹操、卫青击败,被迫让出陈国,退至汝南郡。

豫州下辖颍川郡、汝南郡2郡,梁国、沛国、陈国、鲁国4国。

其中鲁国、沛国早已经是楚天的势力范围,此时卫青、曹操又得两国,楚天亲自攻拔颍川郡,仅剩下汝南郡。

至于南阳郡,已经属于荆州的范围。

如果攻陷汝南郡,整个豫州都会落入楚天的手中,楚天将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四州之主,基本上拥有官渡之战时曹操的版图(除关中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