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精忠报国(第二更,求订阅)

此话一出,房间里顿时静悄悄的,气氛立即变得诡异起来!

心恼间朱国强忘了柳如是的身份,这分明是指着和尚骂秃驴。

柳如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原本想开解他,却怎么变成“不知亡国恨”了,若是换了别人,性能刚烈的她早就出言讥讽了。偏偏面对这位世子,她却开不了口,默不作声的她心里倍觉委屈,泪珠便到了眼眶里,只强自忍住不让它落下来。这些年来风尘间强颜欢笑,故作坚强的她从来没在别人面前露出这副样子。

可这些天,也就是眼前扩这人屡屡让她流露出软弱的一面。

话一出口,朱国强猛的醒悟过来,心里其实就已经后悔了。这时见柳如是这副模样,至于李十娘更是泪如雨下,那副梨花带雨状,更是我见由怜。心里暗骂着自己起来,怎么把气撒到她们身上了。

连忙满脸谦意的说道。

“柳姑娘,我方才是有感而发罢了……”

他不解释还好,一解释,柳如是的心里更难受了,因此强忍住泪水,幽幽道。

“这不干世子爷的事情。是奴家失礼了,世子爷是心怀大志之人,又岂是我等小女子所能体谅。”

见她这样子,知道她必定心存芥蒂,于是便说道。

“哎,是我不好,我本来是骂那些个读书人的,却不曾想伤着姑娘了。才子佳人,本应为人所称道,靡靡之音,世人皆喜,只是玉露金风的惊才绝艳中,却处在国运不济、国将不国的时代,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,我等又岂能寄情于此?方才之言,实在是无心之失……”

没有任何请求见谅,只有义正辞严的话语,面对正色相对的殿下,柳如是的心底掀起一阵波澜,她喜才子,也爱江山,要不是如此,又岂会在武穆祠中题下那首诗。

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……”

不禁于唇边轻喃着这八个字,柳如是的目中光彩连连,她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,只见她径直走到桌边,抽出长剑然用力砍断琴弦。

惊讶的看着她,在朱国强疑惑中,只见她持剑揖道。

“多谢世子爷一语点醒梦中人,靡靡之音,世人虽喜,可却也令人丧志,原本如是以为只要心忧国事,寄情曲乐诗词,又有何妨?可现在一看,靡靡之音亡国之曲,就在于寄情丧志,奴家愚昧如此,幸好有世子爷点醒,自此之后,天下一日未靖,奴家便一日不再弹琴……”

看着持剑行揖的柳如是,朱国强的目中闪过一道惊色,这女子果然不同一般,难怪能在历史上留下惊才绝艳的名声。

“柳姑娘何必如此!”

摇摇头,朱国强抿了抿嘴,然后说道。

“靡靡之音,确实可令人丧志,但也能让人壮志!”

提及壮志,朱国强想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一首歌,那首古风十足的歌曲倒是非常适合这个时代。

“嗯,我这到也有一首歌就是如此”

“哦?”

见柳如是面上刚显疑惑时,突然,一声激昂的唱腔传入她的耳中。

“狼烟起,江山北望,龙旗卷,马长嘶,剑气如霜……”

唱起这首老歌的瞬间,朱国强只觉得的歌词沸腾了他的热血。只有身处这样的时代,才能体会到这首歌中所贮藏着的情感。

“恨欲狂,长刀所向。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。何惜百死报家国,忍叹惜,更无语,血泪满眶……”

铿锵有力的歌声传入耳中时,柳如是和李十娘两人都看傻了眼,吸引她们的不是全新的曲乐,而是歌词,那歌词道的是岳武穆的戎马一生,可实际上未尝不是世子欲报国却无门的心痛之事,在唱到“血泪满眶”时,柳如是看到世子爷的目中似乎闪动着泪光,一时间心间更是心痛不已……

“……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……”

终于一曲毕了,一时间,屋子里静了,似乎所有人都沉浸于这首歌的意境之中……

良久,于心底感受着世子爷欲以身报国的志向,甚至看到了壮士舍生取义的那一刹那。不经意间,柳如是却不禁为之而心折,女儿家的心思总是如此,但面上不动声色的她只笑着说道。

“世子爷此曲,可真是醍醐灌顶般,如此志士情怀,实在是令人心驰神往,更令人热血沸腾,只是不知此曲是?”

“精忠报国!”

朱国强随口道出歌名。

“只为此曲名,的确可以浮一太白的。”

当下柳如是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凝视她半晌,朱国强突然笑道。

“柳姑娘确实是女中的豪杰,绝非寻常女子所能相比!方才言语中多有得罪了,柳姑娘这几日只管在这园中居住,待我从辽东回师后,自会放姑娘出宅。”

柳如是心头“咯噔”一响,愕然道。

“世子爷要亲自领兵?”

“数万手足千里远征,我焉能不去?只是要这段时间,怕是要委屈两位了,毕竟,于外界看来,心灰意冷的我,正强抢女子,于这园中作尽荒唐事!”

柳如是、李十娘两人闻言,不禁红了脸,一个低着头不停的弄着衣角,一个歪着脖子看着窗外。一时间,房间内的气氛变得诡异非常,

在李十娘偷偷的瞄了一眼世子爷时,柳如是深吸口气,然后说道。

“奴家能相助世子爷成此大事,实在三生之幸,可,奴家以为,仅只是如此,恐怕不能让外人相信世子爷在这园中!毕竟,这荒唐事只是外人以为?”

“哦?”

她难道要自荐枕席?

朱国强的目光不禁落在她窈窕的身姿上。

感觉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似是在打量着自己,柳如是的心怦怦地跳着,意识到自己的话容易让人误会的她脸都红了,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。怎么尽是说错话,轻声说道。

“世子爷,只是那天于人前做了桩荒唐事而已,可要是自此之后,整日呆在这园子里,看着好像沉迷美色之中,可一直这样反倒会惹人怀疑,毕竟,荒唐事又岂是只做了一次?与其惹外人怀疑,不如荒唐到底……”